“没有结果,你也不会来见我了。”公输仁平静道:“说说吧,如何了?”

老人点了点头,道:“老爷料事如神,我查了松山铺那批酱菜的去向,确实有古怪。幕后之人竟然能想出通过酱菜作为联络方式,在其中夹带消息,不动声色把这些江湖中人聚拢到一起。我手下的人顺着酱菜线索,花了不少时日,才终于把这些人一一摸清。一共查到的有四十三人,分布城中各个地方,其中修行者十四人,六人在修行初境,五人在第二境,三人在第三境,不过这种观察不怎么严谨,所以只能是一种猜测,结果必定有所出入。”

“那是自然。”公输仁望着汤药冒出的热气,轻声道:“仅仅凭借简单的观察,没有真正交手,要摸清楚修行者的真正实力,谈何容易。”

他笑了笑:“也就是……像我三弟那样的人,不知道遮掩,恨不得天下都知道自己是个小宗师吧。行走江湖的人,若是一点藏拙都不会,就不叫江湖中人了。”

“三爷向来都不是个擅长藏着掖着的人。”老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最重要的是,有公输家为他保驾护航,他自然体会不到江湖的难处,这是他的短处,却也是他的好处。”

“是啊。”公输仁可惜地道,“可惜了,公输家就是太纵容着他了,若是少年时他能多吃些苦楚,或许他做事情就能多过一些脑子,我也不必为他考虑这么多了。”

“我们该怎么做?”老人没有继续说这件事情,他能看出公输仁的心情并不是太好,有关于公输察的事情还是少提为妙。

“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公输仁回答道。

他缓缓地想从椅子上坐起来,不再躺着,然而就是这点动作,却显得十分吃力,他只得再次重重地躺倒下来。

公输仁咳嗽了一声,闭上眼道:“蛇藏在草里,竹竿子一打,只怕会乱……时机很重要,你明白么?”

“是。”老人低声道:“只是人手略微有些吃紧,不知道老爷能否……”

“你想要哪几个人?”公输仁直白问道。

电眼萌妹清纯美女写真 惬意园林美好恬静

“朱先生、刘先生、梅先生、苏先生……”老人低低地报出十余个名字,这些人都是公输家的供奉,有好几位都是小宗师,哪怕实力最弱的,也只与第三重境界一线之隔。

这是世家大族的底蕴,却是一个世家大族的底牌,若非不得已,不会贸然出动。

但公输仁只点了点头,平淡地道:“准了,事情办得利索一些,同时……结束之后,声势要浩大一些。”

“是。”老人再度答应,随后望向桌上的汤药。

汤药凉了……

锦州的雪愈来愈大,抬头往穹顶望上一会儿,便会被漫天飞舞的雪花迷了眼,出了室外,空气中的冰寒仿佛能使万物凝结,人们嘴里吐出的气息尽是一团一团白茫茫的雾气。

街道上的商铺许多都已经关上了门,这样大雪纷飞的时日,不会有太多上街采买闲晃的人,一名卖肉的屠户正在一扇一扇地封上商铺的木板门,皑皑的白雪沾得他满头都是,只是他并不烦恼,脸上洋溢着笑容,巴不得这场雪下得越大越好。

“老九!”大雪之中,一人提着一坛还没有去除泥封的酒走得悠然,嘴角带笑,大喊道:“这么早就关门,不做生意啦!”

被称作老九的屠户微微一转头,看见那个颇为魁梧的身形,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嘿嘿笑道:“哟,江爷,下这么大雪你还在街上晃悠呢。”

等到江爷走近门前,老九拍了拍脏了的双手,在围裙上擦着,道:“这不是也没生意嘛,与其这么呆着,倒不如先歇了,反正年关也过了,一年最好的日子也就那么些……那江爷你呢?”

看了看那坛子酒,老九笑问道:“买酒去了?”

江爷点头,脸上笑容依旧,显然心情不错:“这雪下得,我走了好几条街才找到一家开着的酒铺,本想着来你这买些羊肉回去,结果你倒是要关门了?”

老九一听这话,也是皱了皱眉,不过却不是因为不快,而是因为江爷这般客气:“嗨,这话怎么说的?江爷要是想买羊肉,直接找我老九就是,江爷来了,我老九哪怕进了热被窝,也是必须要起来的了……”

“这样,江爷你等着,我这儿有切好的羊肉,保管是最好的,我去后边儿拿,你等等啊。”说着,他转头进了里屋,里面传来了脚步声、女人的说话声,孩子的欢笑声,随后是宽叶子包东西的声音。

江爷站在门外,依旧是笑着,微微抬起头看向天空,也是感慨了一声:好雪,好兆头。”

不一会儿,老九从铺子里出来了,手里提溜着宽叶子包好的五斤羊肉,沉甸甸的。

江爷接过了肉,寒暄了几句,笑着挥手道:“走了,回去烫个羊肉锅,再配上这坛好酒,嘿嘿,神仙都换不来的好意境呐!”

说完,他提着酒肉,踩在雪地上一路向着自家方向行去。

大雪天的,一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偶尔有几人,也是神色匆匆,大约是急着找一处避雪,或者些着赶紧回家,只在路过江爷身边的时候,微微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江爷身上那显得异常单薄的衣衫,摇头轻叹。

江爷微微一笑,非但不觉得冷,反倒是觉得这大雪天里吹着凉风,别有一番舒爽,想来一会儿吃肉喝酒的时候会更加畅然。

只是很快,他停下了脚步。

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两个人。

他的后面也出现了两个人。

在这个他归家必经的小巷子里,四个人分成前后,看似无意,实则正好挡住了他所有的去路。

他微微皱着眉,打量着前面那两个人身上的灰黑色甲胄,棉絮一样的雪花落到他们胸口的甲片上,慢慢化成了雪水,顺着一路流向他们放在身侧、握着刀柄的大手上。

手在刀柄,刀在鞘中。

“四位……军爷?不知道小人……这是有什么误会了罢?”江爷轻声说话,言语中似是有些怯懦,“那个……若是军爷不嫌弃,小人这酒肉就当作孝敬四位军爷的了……不知,可否……”

江爷赔着笑脸,抬眼小心地观察着四人的神情,体内的气血已经在这一刻激活!

只是他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阴沉的天色似乎给这小巷子平添了几分森冷,四名握着刀的军士像是一尊尊木头人那样站着。

“江中,是么?”一人突然开口,声音并不嘹亮,却带着一股子不容置疑的气势,那双眼睛里面的光芒锐利,直直地向着江爷逼了过来,使得他下意识低下了头。

“正是小人。”江爷知道,这些人显然冲着自己来的,他也没必要继续装傻充楞。

小巷子的地上有一处冰冻,透过那晶莹的表面,他看见了对面的军士缓缓抽出鞘中利芒。

随后是一声冷漠的低吼:“那就对了!”

几乎是在四人长刀出鞘的同一时刻,江爷一声大喝,手中的羊肉和酒坛子已经被他猛然地掷了出去!

他修行气血多年,行走于大雪之中衣衫轻薄仍然不惧寒冷,这两件看似普通的物件在被投掷出去的那一刻,自然被他赋予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只听得“砰”一声碎响,酒坛子撞击在军士高高举起的长刀上,顿时四分五裂,陶片四散坠落,透明的酒液是溅了那名军士一身一脸。

而另外一名军士则是被他扔出的羊肉砸中了胸口,带着排骨的五斤羊肉从阔叶子里漏了出来,坠落满地。

两名军士俱是闷哼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两把长刀从江爷的身后呼啸着斩来,白雪映照着阳光,照得刀刃莹莹发亮。

但江爷却在两把刀的刀刃触碰到身体之前,猛然地跳跃了起来,就像是一只腾空而起的蛤蟆,随后双腿一缩一放,脚底板结结实实地踹在了两名军士的胸口,登时踹得两人后退倒地。

“一个不过第一重境界的修行者,三个不会修行的兔崽子,也想制住爷爷我?”预估出四人实力的江爷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落地的同时双腿再度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双手握在屋檐上。

小巷子毕竟是小巷子,两边宅子的院墙都不怎么高,对于他这样的人,想要攀爬上去更是轻松无比,而以他对这片区域的熟悉程度,一旦他翻过这道墙,这四人估计再也难觅他的踪迹。

“你们该庆幸,要不是怕拖久了有人来援,我就算杀了你们四个都不是问题。”江爷心里想道。

雪天的冷风吹动他几根散乱的发丝,有轻微的呼啸声一闪而逝。

江爷嘴角的笑容微微僵硬。

并不是因为雪太大,也不是因为风太冷,而是因为就在他双手发力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紧紧握着屋檐的手指上,出现了一条微不可查的血线。

墙下的四人脸上同样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下一刻,江爷从墙上重重地摔落,整个人在雪地里打了三个滚,雪花沾得他满身都是。

一道血痕在雪地上触目惊心。

江爷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已经齐齐断掉的手指,只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随后他惨痛地哀嚎起来,一边哀嚎一边痛不欲生地回想,心中一阵阵寒意袭来。

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明明已经是第三重境界的修行者,怎么会败得如此之快,败得如此彻底,甚至连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是……谁?”他哭喊着,他知道身前的四人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况且,一瞬间就断去自己的手指,却没有让他看见人影,这样的手段,只可能是……

随后江爷看见了那个身影,一个站在巷子口,满头花白,因为苍老而佝偻的身影。

老人看了他一眼,破空声随后而至。

江爷瞪大了眼睛,没有指头的双手试图去捂自己的喉咙,却根本无法阻止那处空洞,他的身子跟着剧烈一颤,死去。

整座锦州城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但一场杀戮却在这场大雪之中悄无声息地展开。

一天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有的人死在小巷子里,有的人死在灶台边,有的人死在茅房中。

有的人喝着酒被一剑穿心而死,有的人煮着一锅吃食却再也无法尝上一口,有的人猴急地解开自己的裤腰带,却发现大床的纱帐之内,躺着的不是自家娇妻,而是迎面挥砍而来的长刀。

几天后,官府在各个街道贴出告示,以一种十分平和却冷酷的语气说明了几日前官府在城中清剿了一个“不老实”的江湖组织,并且这个组织与那日公输胤雪成亲之日的刺客有着莫大的关联。

对于几日前那场血腥清洗,大多数百姓并不知晓,茫茫的大雪足以覆盖掉太多痕迹,然而对于那些在公输胤雪成婚当日却进行一场可怕刺杀的刺客却是记忆犹新。

在那场争斗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百姓被卷入其中,无数人从此失去亲人。

自然,一听到这些人与那些刺客有关,百姓们都是群情激奋,恨不得亲自把这些人乱刀砍死才好。

而就在人群之中,屠户老九却是眼神复杂,不识字的他重新听了一遍官差挨个通报的名字,确定了“江中”两个字确实出现在名单里,一时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是愤怒大骂,还是应该悲伤哭泣。

江中是他的常客,也是他敬佩的友人。

他的老父亲八十一岁,喜欢凑热闹,是个操劳了一生的慈祥老人。

公输胤雪成亲那日,他的老父亲带着自己的小孙女去观礼,却为了保护自家小孙女,也就是老九的小女儿,结果被逃窜的刺客连砍两刀,横死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