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棒了!”

“滑雪后鳗鱼饭更好吃了!”

“元太,你还是少吃点好,不然肚子又会痛的……”

滑雪场别墅旅馆,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步美几人在滑雪场玩了一会后,很快沉浸在餐厅美食之中,高成在外面简单练习后才回到餐厅,同样也想找些东西吃的时候,忽然看到别墅旅馆前面停了一辆房车,一个戴着针织帽的滑雪服年轻人才下车就被不少女生的簇拥在中间。

听这些女生的话,年轻人好像就是前段时间才在滑雪比赛中得到冠军的三水雅人,对于几乎不怎么关注滑雪的高成很陌生,但在其他人眼中却很出名受欢迎的样子。

之后的比赛中可能这人就是他的主要对手了,只是其他参赛的选手好像没怎么在意,反倒有不少女选手在找三水雅人签名。

有人说,这次比赛实际上就是三水雅人的个人表演赛。

原来滑雪滑得好也能有这么多女粉丝,高成感觉自己入错了行,说到底喜欢侦探推理的女孩还是不多,甚至园子就经常拿推理狂吐槽,尽管她自己都自称推理女王。

高成看了一眼三水雅人,一个人找到了还在用餐的步美、小哀几个,没有看到柯南还有毛利父女,顿时奇怪道:“柯南他们呢?”

光彦回应道:“小五郎叔叔说也想参加比赛,好像还在练……”

“……”

高成想要捂脸。

清纯少女院子晾衣无邪笑容满分美图

这个老头到底在想什么,根本就不怎么会滑雪,难道简单练练就能参加比赛?

再说没看到都是年轻人参赛么……

“城户哥哥,”步美也看到了外面帅气的冠军选手,好奇道,“也你想拿冠军吗?”

“当然啊,我想要争口气。”

“骗人,听说冠军有一千万円……”

“一、一千万?!”元太瞪大眼数手指道,“这样不就能天天吃大餐了吗?城户哥哥一定要赢啊!”

“你想多了……”

高成要了一份咖喱饭,闷闷解决起来。

每次都是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请这些家伙吃饭,这次要是能拿到冠军的话绝对要躲起来。

毛利小五郎踩着滑板在山上雪坡点了一根烟,远远看到山下的旅馆,还没想等会吃什么,柯南突然冒出来从后面轻轻一推。

“你个臭小子!”

毛利小五郎猝不及防地努力在雪坡上保持平衡,下滑间忍不住破口大骂。

又这样来,这臭小子肯定是因为平时挨了打故意报复!

“砰!”

依旧没有滑多远毛利小五郎就狼狈地一头撞进了雪堆里,挣扎地爬起来的时候,正好迎上一脸无辜的柯南还有才滑完雪回来的小兰。

“叔叔,”柯南无语道,“你都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吧?我看还是算了……”

毛利小五郎沉着脸哼道:“我只是在调整状态而已。”

“每次你到滑雪场都这样。”

滑雪比赛下午开始,所有参赛选手都提前准备好,乘坐缆车陆续上山,高成也提上了自己的滑雪袋,这时外面又飘起了飞雪,天气还是不太好,不过并不影响滑雪,山里下雪本来就很多。

小哀跟着步美几个在山下等待,意外的是柯南跟小兰也带着滑具坐上了缆车,等到高成看过去时,柯南郁闷道:“叔叔自己帮我们报名了,说多一个人多一个机会……真是的,为什么我一个小孩子也要比赛?”

“算啦,柯南,”小兰苦笑道,“爸爸他一定是压力太大了,比赛前十名都有奖励,冠军又是一千万,也难怪他会这样。”

高成嘴角抽了抽。

毛利家现在到底是有多拮据啊……

等到山上的时候,意外发现女选手出乎意料的多,就连园子也穿了一身滑雪服成了参赛选手,难怪没看到人。

高成愣愣看着园子,还没开口问话园子就竖起两根手指哼哼解释道:“你们还不知道吗?这次的比赛规则变了,需要两个人搭档,嘻嘻,所以我就过来了,等会我来带城户。”

“双人赛?”

高成看着园子得意的模样,眼皮跳了跳。

是认真的吗?

系统的滑雪卡可没教他怎么玩双人滑雪,这样根本就是增加难度啊……

“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园子看到高成反应脸黑道,“我可是好心才打算带你滑耶!”

“好吧,”高成挤出一丝笑容,看了看旁边还不知所以的小兰跟柯南,开口道,“我们先去准备。”

毕竟是业余比赛,赛程规格也没有那么专业,严格来说只是上流社会聚会的助兴节目,所以这次的山地滑雪主要是回转比赛,不过只进行一轮,而且还是以同组低分记成绩,所以就算自己滑得再好再快,不管搭档的话也可能排名很低,特别是参与比赛的水平参差不齐,很多人甚至都没怎么滑过雪,连园子还有小兰的水平都能够排在中等。

当然,有钱人家富二代也不乏滑雪厉害的人,三水雅人就是其中之一,更不用说有些人还带了朋友,这也是高成心里没底的原因。

山顶上分组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提起观察赛道,一路上雪坡都插上了显眼的旗子,也就是滑雪比赛中的旗门,蛇形状一直延伸到山下,弯道比较多,这样比赛时会相当考验技术,因为以时间为成绩,处理弯道的时间长短就很关键,技术不好势必只能放慢速度。

这样看来和赛车区别好像也不大。

高成同样也在观察,熟悉赛道后等会滑的时候才不会乱了手脚。

很快比赛开始,两组参赛选手同时出发,但很快其中一组便惨遭淘汰,另一组似乎还没搞清楚规则,一名男选手直接丢下搭档自己滑了下去。

不忍直视。

新的两组继续出发,这会小心了些,但速度却不快。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高成和三水雅人那组都安排到了最后,都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准备,不过三水雅人似乎没有放在心上,也没去看一拨拨滑下去的选手,反倒好奇地朝高成这边看过来。

放在最后当然是压轴,所以高成这组很让三水雅人在意,只是在认出高成旁边的铃木家千金园子后,三水雅人顿时没了兴趣。

山下赛道终点,因为选手们状况频出,不管是裁判席还是周围观看的人都相当欢乐,只有不少选手家人略显尴尬。

这次比赛多少有联谊性质,所以搭档大多是男女一组,输赢倒没那么重要,但输得太惨多少有些丢脸。

特别是那种丢下女伴不管的,怎么就这么耿直呢?再说这是记低分,最后还不是赢不了……

铃木夫妇坐在裁判席后面咖啡厅里,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在园子选了高成当搭档后,铃木朋子脸色就没好过。

“真是气死我了,”铃木朋子向丈夫抱怨道,“那孩子到底像谁呢?这么死脑筋,这次参赛的帅哥也不少啊!”

铃木史郎擦了把汗道:“我看还是别管了,他们现在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