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阵各种交织一起的法则之力,狂暴凶猛的朝许飞碾杀过来。

但,许飞如扎根大地一般,不动如山,任由四面八方的法则之力冲击在自己身上,却就是无法伤他分毫。

这全得益于先天祖龙的强大防御力。

许飞九天真妖体内格子里面的生命古树、真龙幻象、先天祖魔、先天祖龙、混沌剑经和时间长河,随着许飞修为实力的提升,其威力也再增强。

许飞先天祖龙现在的防御力量,想要破开,至少要伪帝一重天强者才有那能力。

“混沌剑经!”

许飞轻喝下,九天真妖体的混沌剑经催动,滔天恐怖的剑意迸发出来,席卷四方。

霎时间。

从四面八方向许飞碾杀过的千百法则之力,全被混沌剑经爆发出的剑意绞杀,令他身周几百里内化为真空一片。

“隆隆隆!~”

半步伪帝阵人化为的大阵,在混沌剑经爆发下,突然颤动不已。

原来,在那剑意莫大的剑威压迫之下,大阵内的那道道剑道法则之力,如同臣民见到自家帝皇一样,心颤惊惧不已。

香甜甜的爱恋纯美女生

顷刻。

大阵内的那些剑道法则之力一下子失控,开始肆虐,朝身边其他的法则之力轰击过去。

不过,大阵方面的反应还是十分快,瞬间将祸乱的那些剑道法则之力,全部给抹灭掉。

紧接着。

大阵所有的力量调动,集中至一起,准备向许飞发动绝杀一击。

混沌剑经爆发出的恐惧剑意,正迅速凝聚成一把七尺宝剑。

大阵蓄力完成后,绝杀一击的力量向许飞扑杀过来。

许飞伸手一探,一把抓住混沌剑经恐怖剑意凝聚的宝剑,倏地一剑斩杀轰杀向自己的大阵力量。

“轰!”

许飞手上七尺宝剑斩杀,巨响如雷,大阵剧震。

“咔嚓!”

大阵上裂开一道裂纹出来。

“咔嚓!咔嚓!~”

第一到裂纹浮现后,跟着又是第二道、第三道,越来越多。

几个眨眼功夫,整个大阵裂纹就像是蜘蛛网一样。

“啪!”

整个大阵轰然崩碎,露出许飞的身影。

所有阵人,全都被许飞斩杀一空。

被许飞送离开的乔千玺,重新回至他们身边。

二人依旧追寻顾永道他们留下的气息而去。

不知不觉间。

许飞、乔千玺二人经历千险,步入宝藏星大地的中心地带。

在最正中央处,许飞、乔千玺看到有一座宫殿屹立。

那座宫殿古朴、苍老、磅礴大气,透着岁月的气息,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

整个宫殿都被层层强大厉害的阵法还有禁制给笼罩住。

且,在宫殿大门上,还有着千百道的仙符神纹封印,阻挡者外来者前进的步伐。

许飞、乔千玺他们在宫殿外面,看到了明世逸、卜彬、孙神行、顾永道等人马,他们正在奋力的破开宫殿前阻路的层层禁制阵法。

当然,许飞、乔千玺二人的到来,立刻惊动了警觉的他们。

顿时间。

明世逸、卜彬、孙神行、顾永道他们,停下手上动作,目光齐刷刷朝许飞、乔千玺落望过来。

“许飞,可以啊!在那些难缠的阵法所化之人下,都还能平安无事的追杀来。”顾永道森冷说道。

“先把他们两个宰了。”明世逸说道。

“上。”

明世逸、卜彬、孙神行、顾永道对他们带来的大夏皇朝、悬空山、羽化宫、神觉宗的高手强者,以及巫阳家、钟离家和雷家的人下下达命令。

这些人也不废话,窝蜂冲杀上来。

他们都深知许飞的强大,上来便展开出自己最强力量与绝学。

除了明世逸、卜彬、孙神行、顾永道这四位领头的半步伪帝强者外,其余的人,许飞根本瞧不上眼。

他一步上前,暴然出手。

其就如同一尊杀神般,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惨叫哀嚎遍野,成片成片的修士殒命。

一分钟后。

除了明世逸、卜彬、孙神行和顾永道四人外,他们带来的人,全部都惨死许飞手下。

“该们了。”

许飞目光冷冷的从明世逸、卜彬、孙神行、顾永道四人身上一一扫望过。

“哼!许飞,今日我们就要命丧于此。”

“我们一起上,先诛杀了他。”明世逸说道。

他们四人各自取出一件法宝来,分别是一把剑、一方山印、一把羽扇和一个铜铃。

明世逸、卜彬、顾永道、孙神行他们手里的这四件法宝,在天狱世界可是赫赫有名,妇孺皆知,乃是“太子剑”、“少主印”、“小宫扇”和“宗子铃”。

这四件法宝,不仅威力强大,还是身份的象征,唯有大夏皇朝、悬空山、羽化宫和神觉宗的历任接班人才能持有的。

“杀!”

“杀!”

“杀!”

“杀!”

四人持拿着四件法宝,从四个方向朝许飞扑杀过来。

明世逸、卜彬、顾永道和孙神行他们有太子剑、少主印、小宫扇、宗子铃四件法宝在手,让他们每人的战斗力,都远胜先前在宝藏星外,对许飞出手的那四名半步伪帝强者。

遭遇这四人的围杀,估计伪帝一重天都不敢小觑分毫。

因为一个不慎,极有可能毙命陨落于他们手下。

明世逸手中的太子剑一件斩杀,剑气如河,浩荡无边,携带一股无与伦比的王者剑威在里面绞杀向许飞。

卜彬手中少主印一印下,一道百万山岳林立的山脉,也朝许飞杀过去。

顾永道的小宫扇一扇,万千风系法则之力纵横交织,组成一张大网朝许飞笼罩。

最后的孙神行,他的宗子铃“当当当”的摇动下,一圈圈黑色的音波扩散开来,冲击向许飞。

率先绞杀过来的是明世逸的剑气天河,许飞浑厚的法力凝聚,一掌拍出。

一道巨大的掌影,直击过去。

“轰隆!”

掌影、剑气天河碰撞下,双双崩散。

跟着,是卜彬当头镇杀下的山脉。

他举拳朝天一轰,金色拳影打去。

又是“轰”的一声,山脉一震下,立刻塌陷,分崩离析,消失无形,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