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厅。

午餐早已经撤掉,训练有素的宫人们迅速将桌面打扫干净,精致的糕点、果盘还有可口的饮品摆上了桌。

舞台上的演出很精彩,各国来宾跟媒体朋友看的目不转睛。

也就是这个时候,乔夜康接到了凌冽的指示,激动地走到了纪倾尘夫妇的身边,轻轻拍了一下他们的肩,又走到沈帝辰夫妇、洛杰布夫妇身边,同样地拍了他们的肩。

众人悄无声息地从宴会厅后门退场。

乔夜康很小声对他们说:“刚刚发生了一点情况,所以陛下令我转达三件事。第一,刚刚发生了日食,小殿下跟雪豪回来了,目前在太子宫用餐呢。”

闻言,纪倾尘夫妇惊喜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们还以为有生之年都未必能看见自家儿子了!

纪倾尘握紧了妻子的手,两人彼此对视,从对方同样惊喜的表情中,确定了自己没有做梦、没有听错,目光又急急朝着太子宫的方向去!

洛杰布夫妇更是惊喜不已!

倾羽回来了!

他们洛家的小凤凰回来了!

浅粉色毛衣小仙女午后写真

不再犹豫,洛杰布夫妇跟纪倾尘夫妇当即让人备车,他们要回太子宫!

也就在备车的时候,乔夜康对着他们道:“还有呢!第二件事,倾羽回来的时候心脏中了一刀,太子妃跑过去看,然后受了刺激,出了不少血。”

“贝拉!”沈夫人惊得一颗心都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而洛杰布夫妇更是震惊地望着他:“什么!倾羽心脏中了一刀?”

“有没有事啊!”

“我们倾羽有没有事?”

“我们贝拉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

“呜呜~倾羽,倾羽出事我们雪豪怎么办啊!”

“呜呜~我们贝拉怎么这么命苦啊~!”

大家七嘴八舌哭喊起来,乔夜康急的不行,这些人怎么就不能让他把话说完呢?为什么每次都要打岔呢?

“小公主没事!太子妃没事!小郡主没事!所有人都没事!”乔夜康唯有大声说道,然后面对纪夫人又要插嘴、且一脸询问的表情,他抢先一步道:“请听我把话讲完,可以吗?”

众人不语。

乔夜康道:“流光救了太子妃跟小郡主,也救了小公主。所以现在,大家都没事。除了太子陪着太子妃在医院安胎之外,余下的,都在太子宫!”

乔夜康特别看着沈帝辰夫妇,道:“太子妃跟小郡主没有任何问题,就是身子虚弱了,所以需要在医院养胎几天。陛下说,如果沈先生跟沈夫人要去医院,便让我派车送你们过去。”

闻言,沈帝辰夫妇虽然心疼,却也明白贝拉必然是有惊无险地又走了一遭。

洛杰布建议道:“这样,我们先回去看倾羽跟雪豪,然后去医院看贝拉!”

沈帝辰点头:“好!”

于是,大家上了两辆车,乔夜康将这边的安工作交给副手盯着,跟着一同前往。

他也很思念师父,很思念红麒,还有他的雪宝!

餐厅这边还在大快朵颐,门口,一群人已经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雪豪!”

“倾羽!”

“师父!红麒!雪宝!”

“嗷呜~!”

雪宝听见有人叫它,将脑袋从食盆里挪出来,一看来人中有一个穿着军装,高高瘦瘦的,那脸虽然与儿时有差异,却也能看出是康康的脸!

它兴奋地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高呼一声,吓得洛杰布他们一动不敢动,只有乔夜康扑上前去,又被雪宝扑了过来,一人一虎抱着在地板上滚起来!

最后乔夜康坐在地上,抱着雪宝的脑袋,雪宝也安稳地待在他的怀中,仿佛拥有了主人的拥抱,就等于拥有了世界!

一人一虎齐齐落泪,泣不成声!

而这气氛也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尊者拉着红麒站起身来。

雪豪也拉着倾羽站起身来。

下一秒,纪倾尘夫妇也跟着哭着上前,拉过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色古典长袍的少年,抱在怀中痛苦不已!

纪雪豪还想帮着倾羽介绍大家,结果他网父母怀中一钻,就哭了。

而洛杰布夫妇跟沈帝辰夫妇过来,拉着倾羽的手,望着她一点儿不像是挨刀的样子,纷纷放了心。

面对一张张期待的脸庞,倾羽有些无所适从:“你们,你们是我的家人吗?”

“倾羽!”倪夕玥眼泪泵薄而出:“我是你皇奶奶啊!倾羽!”

倾羽这才红着眼眶,感动道:“皇奶奶!”

洛杰布面色一沉:“这是怎么回事?”

纪雪豪赶紧从父母怀中出来,道:“大家别慌!倾羽刚刚去古代的第一天,就摔到了脑子,所以过去的事情都不记得了。但是,我们相信她有一天一定会想起来的!”

洛杰布心疼地抱着孙女的脑袋左看右看,还扒开她的头发看:“有没有摔坏啊?”

倾羽瞧着他这般疼惜自己,问:“皇爷爷?”

洛杰布鼻子一酸,抱住她:“我的小心肝啊,我是你的皇爷爷啊!”

纪雪豪为倾羽一一介绍眼前的人,又为大家一一介绍尊者跟红麒,一番感人肺腑的相认团聚后,又是洒落泪水无数。

尤其是洛杰布,望着尊者,上前拂开他白花花的长发跟胡子,叹道:“你先跟家人团聚些日子,你都不知道,现在王府里上下都听你小孙子枫枫的了!”

乔夜康也捧着红麒的脸,看了又看,道:“我们红麒都长这么大了,真好,太好了。红麒,你还没有喜欢的姑娘吧?我们明珠可漂亮了,回头介绍你们认识。”

红麒白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不要找姑娘。我要找爹娘。你不是说我爹娘来了?”

“嗯。”乔夜康点了头,又道:“这样吧,我先送雪宝、师父还有红麒回王府团聚去,红麒的父母已经在飞机上了。”

洛杰布道:“宴会厅的安有人负责就行,今日允许你先退场了。”

倾羽拉过尊者跟红麒的手,道:“师父,大师兄,你们先去乔家,我要跟皇爷爷他们先去看姐姐。我今日看了姐姐,明日再过去找你们。”

尊者疼惜地抚着倾羽的发:“傻丫头,你已经回家了,已经找到父母了,你就安心在这里生活。师父跟大师兄,也自会有属于我们的去处。将来,如果有需要的话,你说一声,师父跟大师兄能出的上力的,必然力以赴!”

倾羽感动地一头扑进了尊者的怀中,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师父,要不是师父当初将我捡回去,我肯定都死了,都回不来了,呜呜~”

红麒的眼眶也红红的。

他望着倾羽:“倾羽,这个世界不是有手机吗,等见了我爹娘,我让他们给我买一个,然后学会了怎么用,就每天给你打电话,你、、”

“别!”纪雪豪当即出声,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偶尔打一个,互相关怀一下就可以了。每天都打电话聊天,这种事情,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