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冽整个人都不会说话了。

他真的不敢想啊!

被凌云带走后,他预测过可能倪夕月会来,因为凌云会拿他来要挟倪夕月。

但是,皇爷爷来了?

那个万民敬仰的千古一帝洛天凌吗?

凌冽激动的有些懵了。

慕天星噗嗤一笑,绕道他身后去,推着他的后背送他往里走,边走边鼓励他道:“人家都是丑媳妇见公婆才会紧张呢,我家大叔这么帅气聪明英明神武,就应该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爷爷面前去,骄傲地说:爷爷,我是孙子!”

说话间,凌冽已经被她推到了厅里。

看着沙发上那一袭稳坐如钟的背影,心脏突突突地跳!

晏北站起身,看着门口的凌冽,只是一眼,便已然老泪纵横:“小、殿下!”

这三个字出口,万般苦楚!

心心念念惦记着的小皇孙,一眨眼却是这样顶天立地了,比洛家所有的先祖都要高大!

极品尤物完美曲线户外唯美写真

凌冽缓步上前的时候,卓然跟卓希已经将昏迷的凌云背进了屋子里,放倒在沙发上。这个人要怎么处理,还要凭太上皇跟四少的意思!

而一直稳坐如钟的洛天凌,看见晏北激动落泪的模样,后脑轻轻颤了颤。

他忍不住缓缓回过头,那落入凌冽眼中本该乌黑浓密的短发,侧过来露出鬓角的时候,却成了淡淡的白色!

那酷似自己的容颜,吓得凌冽心中都震撼于基因的强大!

洛天凌看见他,久久不动,宛若成了雕塑!

凌冽一步步靠近,洛天凌的眼便坠入了孙子的瞳孔中,跟着他一步步移动。等到凌冽完站在自己面前,蹲下身,他还痴痴地盯着自己的孙子看着,眼巴巴地看着。

他忘记了感性,忘记了酸鼻子,忘记了哭泣。

他只是贪婪地注视着凌冽的容颜,不断提醒自己:这是他们洛家唯一的根苗啊!

凌冽双手亲昵地搁在洛天凌的膝盖上,好奇宝宝一样盯着洛天凌的脸,直到现在他还恍若梦中。

缓缓抬起一只手,却是竖着一根手指头,他就这样往洛天凌的脸颊上戳了戳。

这个动作,像极了几岁小孩子才会做的。

却偏偏取悦了洛天凌!

洛天凌噗嗤一声就笑了,抬手捧着凌冽的脑袋,越看越高兴。

大手在凌冽的眉毛上摸了又摸,又捏了捏他的鼻子,仿佛在凌冽小时候没有对他做过的事情,现在都要补上!

而凌冽终是哭了出来,哽咽地轻颤着:“您、您怎么真的来了?我何德何能……您……”

“傻孩子,爷爷想孙子了,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洛天凌替他擦干眼泪,将他的脑袋紧紧抱在怀中。

那一瞬,凌冽的双膝自然地跪了下去,双臂紧紧拥着洛天凌的身子,伏在爷爷的怀中哽咽不止。

在场的人就没有不流泪的。

慕天星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来,生怕惊扰了这难得的美好。

忽然!

凌冽从洛天凌的怀中猛然抬起头来!

在众人诧异之下,他面色带着一丝惶恐道:“我们快走!百里沫来了,他跟耶律楚希私建的军队其实就在凌云的小岛上!我们一直在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岛屿,是因为这个岛屿是后天人工挖掘出来的!不论是湖泊还是岛屿,都是人工挖掘出来的!”

“大叔!遇上百里沫了?”

慕天星心头一紧,这才看见凌冽额头还有破损的擦伤!

他本来流了点血,是回来的路上,乔歆羡帮他擦掉了。

凌冽赶紧站起身来,目光凌厉地扫视了一圈:“他跟凌云还有花旗国皇室的一个女人是合作关系,他们达成了彼此互助的协议!那个女人的势力一定可以很快找到这里来的!”

卓然他们齐齐冲回房间里,首先帮着凌冽跟慕天星收拾东西去了。

而洛天凌则是轻挑了一下眉,端着桌上沏好的紫薇茶递给凌冽,宠溺地唤着:“乖孙,喝点水,慢点说,告诉爷爷,那个女人是谁知道吗?”

凌冽接过茶,咕噜咕噜喝到底,然后放下杯子道:“是莫善的母亲!”

“呵呵呵~”洛天凌笑了,笑的格外舒心。

奇怪的人,一屋子的人原本提起来的一颗心脏,就这样被他如沐春风般的笑声安抚了。

大家好像都不紧张了。

洛天凌又轻叹了一声,看着乔歆羡:“来的时候,在飞机上我跟说的话,还记得吗?”

乔歆羡当即点头:“二舅放心,我这就去办!”

乔歆羡只带了两个战士跟着自己,就出门去了。

凌冽不解地立在那里,又看着洛天凌:“又是提前就预知了?”

“我没有预知那么多,我相信能解决,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洛天凌微微一笑,双手撑在沙发两侧缓缓站起身来。

抬首,仰视比自己高大半个头的孙子,眸光里满满的欣慰:“为君者,未必事事都要亲力亲为,他们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们动脑,他们动手,这才是道理。君临天下的临字,从来都不是切实地站在百姓面前,而是即便身在宫中,他们依然可以感受到的恩泽,记住这美好的生活是带给他们的。”

凌冽懂了,上前扶着洛天凌:“就好像过去那么多年,跟妈妈不在我身边,我却一直能感觉到们在关心我。”

洛天凌一顿,抬眸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慕天星却是紧张不已,吓得小脸有些白:“可是大叔,莫善不是凌云的女儿吗,不是皇爷爷一手养大的吗,为什么会是花旗国皇室女人的女儿?”

凌冽看了她一眼。

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原本是预感,但是现在已经想明白了,是笃定了。

但是他不敢说,他怕小乖伤心。

难得闪躲的眼神跟古怪的表情,令慕天星纠结不已!

如果这件事情不是跟她有关,大叔何必沉默?

脑海中瞬间灵光一闪,慕天星想起自己是被父母从花旗国带回去的,又想起莫善跟自己有几分相似,她吓得后退一步,捂着嘴巴,却不敢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