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不跟我一起啊?”夜安笑了笑,又道:“我怎么听说这话,酸溜溜的呢?该不会是心里头羡慕嫉妒恨吧?”

夜安知道夜威的一颗心都在易琳身上,所以开玩笑也不会伤了他了。

但是,凉夜还是暗地里踩了夜安一脚,还道:“瞎说什么呢!”

维护之心,很是明显!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不过片刻,晚餐开始了。

易琳很是奇怪,夜安结婚就结婚呗,把他们从夏阁接过来商量什么呢?

这下听了凉夜的话,大家才明白!

春阁里没有外人,凉夜笑着道:“小蝶的来历,我们自己人都清楚。”

也就是上回,去加拿大的雪宝家里的那一次行程中,凉夜找了个机会跟凯欣谈过的,凯欣当时是答应了的。

凉夜又道:“小蝶原本说是我娘家的人,没问题,但是我成都老家的人来投奔我容易,来跟我儿子结婚就不容易了,这就成了近亲了。”

夜蝶垂下头,心知自己的身份令大家为难了。

夜安感觉到她的敏感,立即握住她的手,小声道:“别慌,妈咪很强大,任何事情都难不倒她的!”

文艺小清新女生的星期天

夜蝶深呼吸,就听凉夜对着凯欣道:“上次在加拿大,也答应过,如果小蝶跟安安结婚的话,跟擎之愿意收她为义女,这样,办婚礼的时候,也不至于让小蝶太尴尬。”

凯欣笑着点头:“我跟易先生说过了,他说这是好事情,他也是赞成的。”

而且,也就是婚礼那天挂个名而已,对易擎之夫妇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凉夜开心地笑了:“那,婚礼那天,就从夏阁接新娘,将小蝶从夏阁接到秋阁去!这样,夏阁往后就是小蝶的娘家!”

易擎之夫妇异口同声:“好!”

夜蝶感动不已,立即站起身,认认真真对着易擎之夫妇鞠躬:“谢谢们!真的太感谢们聊!”

众人吓了一跳,赶紧扶着她坐下!

乔歆羡更是吓得站起身,又坐下,又道:“小蝶,往后是孕妇了,动作一定轻一点,注意一点,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只管说,安安办不了的,我们来办!一切以孩子为主!”

夜蝶感动地点头:“是。我一定事事以孩子为主!”

夜安闻言,不乐意了,望着乔歆羡:“挑拨离间啊,什么叫我办不了的事情来找们办啊,我是她老公!她大事小事好事坏事不管什么事情,我都能一肩扛地帮她解决了!绝对轮不到让们操心!”

凉夜笑了:“那就好!做男人,结了婚啊,就要有责任感,要对家庭、对妻子孩子负责!这一点,我是信任的,往后,也要多多包容小蝶,人家姑娘跟着,毫无怨言就生孩子了,就凭这个,得一生一世对人家好!”

夜安郑重点头:“妈咪放心,我清楚的!”

这顿饭,大家吃的一片喜气洋洋。

唯有夜威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倒不是他哑巴了,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听着今夕小声跟夜蝶说孕妇禁忌的食物跟事件,他整个人置身在外,不敢去幻想有个软绵绵的小家伙也抱着自己的腿,叫自己爹地的那一天。

想着想着,目光落在易琳满是稚气的小脸上。

多少苦苦挣扎的、思念至深的、日以继日煎熬着的每分每秒,似乎在这一刻变得值得了。

他愿意守护她长大,也相信,他对她付出真心,付出等待,她定时不会负他的!

晚餐后,乔歆羡夫妇硬是拉着易擎之夫妇打牌。

易擎之却道:“好,们先去楼上棋牌室,等我五分钟。”

然后,他从口袋里摸出车钥匙,敲了下易琳的小脑袋,让她跟着他走。

众人一看,就知道了。

这是易擎之不放心夜威,非得亲自将易琳送回家里做作业去,这才能安心回来打牌。

凉夜心疼儿子,大呼:“要不要这样啊,琳琳都被看死了!简直冥顽不灵,不给孩子一丁点的空闲时间啊!”

易擎之不予理会:“我马上就回来了!”

易琳跟在易擎之身后,回头对着夜威做了个哭丧脸的小表情。

夜威也是无奈。

多少天了,没抱过她了,没亲亲她的小额头,拉拉她的小嫩手了。

嗷嗷,兄弟们的老婆一个个都怀孕了,就夜威心里最苦了!

易琳离开,被易擎之送回夏阁,送入房间,易擎之站在她房间里道:“好好写作业,我一会儿就打电话回来,记得跟我视频!如果不在家里,后果自负!”

他从口袋里摸出易琳的手机,放在桌上,转身走了。

易琳拿过手机看了眼,电是充满了的,只是上面没有任何通话记录跟短信记录,都被易擎之删掉了。

唉!

抱着自己的书包,易琳坐下,打开台灯,还是看书写字。

易擎之回去的时候,瞧着夜威跟夜康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松了口气,快步上楼进了棋牌室,加入到乔歆羡他们的行列里,打麻将。

于是,夜威看了眼手表,道:“快去吧,刚打而已,要是干爹下来了,我们立即给打电话!”

夜威赶紧起身,就要往外走!

今天不论如何,要跟琳琳多说上两句话!

夜康忽而叫住他:“等一下!”

夜威回头,就见夜康从茶几抽屉里取出云梯,递给了他:“这一捆,别拆,走到琳琳窗口之后,丢上去,让琳琳在上面拆,拆完了放下来,就能上去了!”

夜威看着这捆云梯,仿佛见到了亲人!

一把夺过,他激动地热泪盈眶:“大恩不言谢!”

将云梯往怀中一踹,他三步并两步地朝着夏阁的方向狂奔而去!

夜,静悄悄的。

小鸟儿在枝头上闹着,云朵儿在天空中飘着,景致很美,却很恬静。

夜威依着老规矩走到墙根下,对着上面开始学鸟叫。

易琳面色一喜,立即放下手中的笔,走到窗口将窗户打开:“三哥!”

夜威望着她漂亮的小脸,心中无比激动,挥了挥手中的云梯:“往后退点,我给丢进去,打开,我再上去!”